猜猜谁是锦鲤

lof这边儿也跟个风吧

热度满500随机抓一个小锦鲤赠送半月日更自定义粮不嫌弃字丑的可以一比一兑换手写。

十八号开奖

数学老师说
大学有一棵树叫高数
然后,上面挂满了人。

而我,才刚刚开始我就已经被挂在上面了。

【all叶】队里有只叶仓鼠

叶修鼠化设定

原著衍生

【轮回线 十】



  几人后仰在车椅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再睁眼时是司机将几人叫醒的。叶修半睡半醒的揉了揉眼睛,帽子歪到了一边,隐隐露出几缕白色。司机眼尖的看到,带着些许关心的眼神问道:“叶神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休息啊?”


  叶修揉眼睛的动作一顿,有些诧异的盯着司机。司机乐呵呵地指了指叶修的帽子,“我看到的,叶神头发都有白头发了,这可不好。人呐,还是要好好休息的。”


  其余还有些睡意的几人听到司机的话,吓得顿时清过来,如临大敌的盯着叶修的头顶。确定只是漏出来一点点白色后,周泽楷若无其事的挪到叶修旁边帮人将帽子扶正,其他人松了一口气,有些尴尬。最后还是江波涛出来圆场。带着些许歉意的向司机保证让兴欣的人监督叶修好好睡觉才作罢。


  司机又看了叶修一眼才开着车离开。


  几人拖着行李箱去了经理订的酒店放下自己的东西就全部聚集在叶修房间。叶修看着自己房间的几人,欲言又止。叶修这时已经取了帽子,柔软的头发乖顺的贴着叶修的脸颊,头顶白色的耳朵看起来有些可爱,原本有些圆润的脸现在有些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独自出来的高中生。江波涛神色复杂地看着这样的叶修不由得有些头疼,待会还要去霸图的俱乐部,叶修现在这个情况实在是不太合适,尤其是在韩文清这个叶修的老熟人面前,叶修有多大变化,完全是可以一眼看出来的。而且,以韩文清的那个性格绝对会问叶修发生了什么,虽然韩文清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但架不住这次出事的是叶修啊。


  “叶神,你待会儿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霸图?”思索半天江波涛决定听听叶修的意见。


  “去啊,有免费的饭吃怎么不去。”叶修倒是显得无所谓,注意到周泽楷的神情,叶修走过去拍拍对方的肩道,“没什么的,反正他们迟早会知道,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叶修摸出裤兜里的烟点燃夹在指间,“现在他们知道了,就又多了一个想办法的人,没事的。”


  “好,听前辈的。”周泽楷抿唇点头答应道。一旁的孙翔看着叶修若有所思。


  “来来来,叶修你这个家伙怎么和周泽楷他们一起的?”张佳乐看着和周泽楷一行人走进来的叶修吓了一跳,随机又将视线在周泽楷几人身上转了一圈,“这大热天的,虽然是晚上,但是你还带着帽子不热吗?”


  “你怎么了?”韩文清皱着眉打量着叶修,脸色有些发黑。“还是越活越回去了?”


  “没什么,”叶修将帽子摘了,完全不在意霸图几人看到叶修头顶那对耳朵的表情,懒散地找了一个座位坐下,趴在桌子上耷拉着眉眼。全然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张新杰讶然了一瞬,旋即又恢复了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手指扶眼镜时有些不自然。“所以前辈是成精了吗?”


  “......”韩文清没有说话,眉头却皱的更狠了。反观张佳乐却是一副看到新物种的表情,叶修忍不住笑了出来,“张佳乐你看外星人呢?”


  “对啊。”张佳乐一时口快回答道,随机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有些尴尬地想解释,叶修挥了挥手表示没什么。


  “我是人,如假包换。”叶修坐直了身子,和刚才判若两人,“但是在几周前突然出了点意外,所以变成了这样。没有什么建国后成精的,我们要相信科学,世界上是不存在妖魔鬼怪的,一切不合理解释都能用科学去解释。”叶修一脸真诚,若不是自己还顶着一对白耳朵,屁股上还有一个小尾巴,他说得可能连自己都要信了。


  张佳乐听着叶修在那儿又一本正经地瞎比比,忍不住笑了出来:“要不是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就叶修你这一本正经地忽悠能力,我觉得你不当算命的真的是可惜了。”


  叶修瞅了张佳乐一眼,严肃道:“别这样,算命这个是大眼的事,不是我的,我可不和人抢饭碗。”


  “闭嘴。”韩文清黑着脸开口,还想在说什么的张佳乐只好悻悻地闭了嘴,韩文清转头盯着叶修,似乎要将人看出一朵花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先不说你头上的耳朵,你的脸怎么和十八岁差不多了?”


  张新杰听到韩文清的问题,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自家队长,眼底神色晦暗不明。“叶队,那天是发生了什么吗?”


  “啊?”叶修茫然地看向张新杰,反应过来对方是在问什么,摇摇头,“也没什么啊,和平时一样,打荣耀,抢boss,回去睡觉的时候就突然变了。”


  “变了?”张佳乐追问,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多了一对动物耳朵,这不是天方夜谭吗,可偏偏这个天方夜谭就在叶修身上出现了。


  “对啊,变了。”说道这里,叶修到现在都还在纳闷,自己怎么就变了呢?还变成了一只仓鼠,说出去都没人信。荣耀四冠得主一夜之间居然变成了一只仓鼠,可以算是世界未解之谜了吧。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突然就想到了自己曾经被叶秋养的仓鼠咬过的事情,难不成还和蜘蛛侠一样啊?叶修想到这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我那天晚上抢了两个boss以后去睡觉,第二天就变成了一只仓鼠,就兴欣突然说喂养的那只。”


  “......”霸图所有人集体沉默。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那只有点胖的仓鼠是叶修,就莫名好想笑。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叶修你这就是遭报应了吧。


  “该。”张佳乐忍不住了,“你这就是报应啊。”说着张佳乐还跑到叶修面前和叶修来了个面对面交谈,“让你平时在游戏里四处瞎浪,兴风作浪。这次荣耀女神下不下去了,让你安分点,少折腾。”


  “怎么可能,我可是荣耀女神的亲儿子。”叶修笑,带着些稚气的脸让张佳乐红了脸。“诶,张佳乐,你怎么...”叶修的话还没说话完,眼前张佳乐的脸突然放大,吓得叶修差点叫出声。


  卧槽!


  ------------------------------------------------------------------------

轮回线终于写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接下来是霸图线 因为轮回耽误时间太多 所以后面分线会缩短


【雷安】甜点与你

甜点师雷X美食博主安

半个校园pa

日常

圈一圈 @不饿,滚 




part.9

  “所以你为什么会找我一起吃饭?”安迷修实在有些不能理解雷狮某些时候的行为,就比如说现在。

  

  雷狮慢里斯条地吃完手里的东西抬眸看了一下安迷修,显得有些漫不经心:“我只是关心一下室友而已。前两天我听到有人说我们寝室不和谐,甚至为此我还被请去喝了一杯茶,所以我我觉得我需要展现一下我的室友爱。”

  

  雷狮放下筷子,伸手扯了一张餐巾纸擦嘴,似笑非笑的盯得安迷修有些发毛,“而且,安迷修我这么明显的......算了,当我没说。”雷狮沉下脸没有将自己的话说完。

  

  安迷修有些懵,雷狮刚刚想说什么?说一半又不说完,什么破毛病?雷狮看着安迷修一脸懵逼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不由得又黑了脸。这个家伙的情商着实低的可以。看来某些事真的任重而道远啊。

  

  两人吃完饭准备回寝,雷狮就接到了卡米尔的电话。雷狮看了一眼安迷修,转身接了电话,卡米尔的声音在电话里有些失真,对面有些嘈杂的响声让雷狮皱起了眉头:“怎么了,卡米尔?你那边为什么这么吵?我记得我说过店里需要安静的吧?”

  

  “抱歉大哥,但是现在这边有点麻烦,希望你可以过来一下。”卡米尔转头看了一眼打起来的几人,脸色有些发冷,“那边又来人了,现在在店里砸场子。佩利受了点伤,帕洛斯不知道去哪里了。”

  

  “不知道去哪里了?”雷狮冷笑一声,“怕是早就跑了吧,那个家伙算盘打得可真好。”一旁的安迷修重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雷狮,莫名的觉得这样的对方才是他的真面目。一只慵懒的狮子终于露出他凶狠的獠牙和尖锐的利爪。安迷修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你要是有事就先过去吧,我自己回寝室,你的论文到时候我会找你的同学给你交上去的。”安迷修看着雷狮道,“你现在看起来就像是要去杀人,我就不陪你去了。我不想当杀人帮凶。”

  

  “杀人?”雷狮挂了电话嗤笑一声,“你看我像是那种杀人行凶的罪犯吗?”

  

  “杀人行凶像不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雷狮你一直都是个在被我打死的边缘反复横跳的家伙。”安迷修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看得雷狮气极反笑。不过想起店里的事雷狮也没有再和安迷修继续斗嘴,而是转身去店里处理事。

  

  安迷修回到寝室,看了一眼随手仍在床上的电脑,突然他就很想知道雷狮那句话到底是想说什么。什么很明显?对他的室友爱吗?想到这里安迷修回想起和雷狮的日常,瞬间将脑海里的室友爱三个字甩出脑外,连带着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另外三个字一起被甩了出去。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到会儿还有课,睡一觉再说。

  

  这边安迷修没心没肺的睡了,另一边雷狮则是面色不虞的看着店里的几位不速之客。身上带着平时没有的戾气,旁边等到自家大哥过来的卡米尔看着这样的雷狮目光闪了闪。果然吗......?安迷修这个人...

  

  雷狮拉过唯一一把完好的椅子坐下,两条大长腿随意的放在乱七八糟倒在地上的桌子上,脸上收敛了对待安迷修时的笑,语气有些发冷:“我记得我说过我已经脱离雷家了,怎么?那个男人还是在担心我会抢他的继承权吗?”说到这里,雷狮自己都笑了一下,全然不顾对面几人黑的像是锅底的脸,“他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胆小啊,他就这么怕他在那个位置上坐不稳吗?”

  

  “三少,大少至少还是你的哥哥,希望你说话注意点身份,尊卑。”其中一个人语气有些不善的开口道,“今天我们只是过来请卡米尔少爷去大少那里一趟而已。只是卡米尔少爷似乎不太配合,所以我们只好采取特殊办法了,希望您能见谅。”嘴里说着见谅,可惜语气却带着些许蔑视。谁都知道卡米尔只是个私生子,也就只有雷狮这个“三少”把他当做亲弟弟来看了。说出去都能笑死一世家的人。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特殊办法?”雷狮侧头看了一眼卡米尔,视线漫不经心的扫过一干人,舔了舔唇角,“那本大爷用这种方法去请你家大少过来好不好?”雷狮的语气没什么变化,左手轻轻敲击着桌面。那几个人冷汗顿时下来了,虽然雷狮自己说是脱离了雷家,但若雷家没有一日是真的承认这件事,那雷狮便一日是雷家的雷三少,不可改变。

  

  “三少是我们冒犯了,只是大少的命令不敢不从,所以只好得罪了。”几人互看一眼,一拥而上。雷狮嗤笑一声,示意卡米尔站在一旁去,自己起身随手拿过一把凳子直接敲在了面前的人身上,血流不止。剩下的几个人变了脸色,知道自己几天大概是完不成任务只好带着伤员离开。

  

  雷狮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才丢了凳子坐在地上。“卡米尔你没事吧?”雷狮问道,在这些事面前,雷狮最先关心的一直都是卡米尔。被雷狮阻止参战的佩利一脸不爽地问雷狮为什么不让自己帮忙,雷狮瞥了一眼佩利,“你先把自己的伤搞定再说吧。”

  

  说完,雷狮继续看向卡米尔,眼底划过一丝肃杀,没有说话。卡米尔知道雷狮的意思,朝他点点头道:“佩利,你先去把伤口处理一下,我们的店铺再开一家去学校旁边,以后我们在那边。”

  

  “那这边呢?”佩利咋咋呼呼地叫到,“帕洛斯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真是的,关键时刻就看不到他人。”

  

  “这边我们请人过来照顾就是,至于帕洛斯,他自己会过去的。”卡米尔走到柜台前拿出自己之前还么吃完的蛋糕小口吃了起来,我现在去联系搬家公司。

  

  “那我先回去了,”雷狮确定这边没什么大问题后起身拍了拍灰,“安迷修那个家伙我去看看有没有交我的论文。”

  

  雷狮回到寝室发现安迷修还在睡,默默回想了一下安迷修的课程,又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钟神情复杂。突然他又想起自己回寝室的目的,脸色微微一变。飞快的回了自己的房间绝望的发现安姓某人真的是睡过头了而不是交了作业回来补觉这个事实。雷狮拿着已经象征着过期的论文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虽然他平时上课经常睡觉但是关于课后作业这些东西他还是有在写的--毕竟这个关于到学分。虽然他没必要在意这些,但是安迷修好像很在意。雷狮压下自己想把安迷修掐死在宿舍的想法,咬牙走到睡着的安迷修面前盯着对方良久。

  

  雷狮的目光落在安迷修的脸色,神色晦暗不明,安迷修睡着时候的样子比起醒着的时候更加无害。柔软的头发顺服的搭在对方脸上,略显浅色的唇看起来比想象中更加柔软。事实也确实证明了雷狮的这个想法--他趁着安迷修睡着亲了下去。雷狮的眸色逐渐加深,像是纯色的紫水晶被染了更加深色的颜色。虽然这个吻还不算是吻。雷狮觉得他的温水煮青蛙距离熟了还需要一大半的路程,但他自己好像已经等不了了。拆分入腹。

  

  安迷修,你是我的。雷狮看着安迷修露出充满猎性的欲望,只可惜某人看不见。

  

  雷狮深呼一口气,不动声色的拿出自己捏在手里的论文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叫醒了安迷修:“你大爷的安迷修!本大爷我的论文不是你说要帮我交的吗?赶紧给我起来!“

  

  安迷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雷狮那张此刻略显狰狞的脸整个人都吓得清醒了:“雷狮你干什么?要去跳楼吗?还是我欠你五百万了?”

  

  “欠我五百万?”雷狮冷笑,抬手就将自己的论文糊到了安迷修脸上,“麻烦安大少爷看看这个是什么。”

  

  “你的论文啊。”安迷修拿下论文扫了一眼,随口道,“又不是什么国家机密,怎么....”安迷修余光瞥到自己亮起来的手机上,大写的时间让他冷汗顿时下来了,原本还有些火气在这一刻彻底熄了。他颤抖着问道,“雷狮,你逃过三绝的课吗?”

  

  “没有,逃三绝的课,安迷修,我敬你是条真汉子。没交作业不算什么,你倒好,直接逃课。英雄啊。”雷狮突然就没了火气,毫不留情的嘲笑着安迷修。“先别想怎么死了,先想想明天怎么去和他解释好从轻发落吧。”雷狮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心情不错的哼着歌出了安迷修的房间。温水煮青蛙慢一点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房间内的安迷修拿着雷狮的论文一脸生无可恋,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虽然对他来讲好像就是世界末日。

  

  哦,我们可怜的小安安,我们会想念他的,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竖日,安迷修猝,全文完

  

  --------TBC---------

搭嘎好,我胡汉三又回来更新了

开不开心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这一章我被关在了小黑屋要莉莉亲亲抱抱才能好

?????怎么肥四
我几个月没更新 几天没上线怎么突然被日了lof 之前的链接还有人对我说翻车 还多了几个粉???

你们说翻车的有没有看我置顶????
你们日我lof的有没有看我置顶????
啊??????
我害怕 别这样

麻麻  快看!!!天使!!!天使!!!!啊!!!!!

心动.JPG

安迷修隔着一道道纵横的沟壑看着远处那个桀骜的少年,目光温柔。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站了有多少年了,他只知道,自己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回来了。

他笑了,若初阳的第一缕光。他的目光紧紧锁在那个人的身上,近乎贪婪地看着对方。

少年逆着光转过身,晦暗的光线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少年一步步向安迷修走去,声音一点点传入他的耳中。

他说:“安迷修,好久不见。”

他说:“安迷修,我回来了。”

                                             ————《雷安死亡日记·是风动》

【all叶】队里有只叶仓鼠

轮回线·九
很久以前的更新八

垂死病中惊坐起
我也不知道我这几个光干啥了
收到录取通知书更新一发

“叶修。”周泽楷有些犹豫的叫了一声人,他不知道这件事到底为什么会发生,叶修照这个情况下去还会发生什么,是不是会一直倒退然后消失直到再也没有这个人?周泽楷不敢想象下去,那种情况太过可怕,也太过……真实。

“放心,没事的。”叶修抬头看着欲言又止的周泽楷,原本皱起来的眉头舒展开来。他向周泽楷笑了笑,“我可是叶修啊。”

叶修。周泽楷愣住,在唇齿间反复的咀嚼这两个字,莫名的那股焦急的情绪竟是平静了下来。

对啊,他是叶修。周泽楷低下头,略微过长的刘海堪堪将垂下来的眉眼遮住,让人看不清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叶修】这两个字代表的太多了,夸张一些,似乎可以说是无所不能了。他是叶修啊,那个困境中依旧处置淡然的人。

周泽楷突然想起来,变成仓鼠他们这群人会焦急,会担心,叶修同样也是。毕竟变成仓鼠的是他本人。只不过对方只是很好的将那份不安藏的太过严实,让旁人看不清一二,但若是要去细敲又能发现少许的蛛丝马迹。

“我信。”周泽楷抬起头信任目光直接闯进叶修的双眼,叶修似有片刻失神,他隐隐听到自己的后辈说了什么。

“我信前辈,因为前辈是叶修啊。”后辈小声地补充完后面的话,叶修却发现自己竟然想逃避什么。于是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的他只好无措地笑了笑。

旁边的二人听到两人的对话,相视一眼,不出所料地看见对方微闪的目光,至于想到了什么,只有二人自己心知肚明了。

“队长。”江波涛出声打断两人的对视,周泽楷转头看向人,目光有些疑惑。“霸图和我们队的比赛快到了,经理说让我们今天过去。”

“……”周泽楷回头看了一眼叶修,又转头看向江波涛点点头,“好。一起?”后面两个字是在询问叶修。

“也行。”叶修想了想,考虑到自己现在的情况特殊,若是自己单独回兴欣万一中途意外,那就麻烦了,“我跟你们一起去,回头小江你和老板娘联系一下。”

“我知道了。”江波涛点头转身去和兴欣老板娘联系,被三人晾在一旁的孙翔忍不住开口:“叶修你到时候去了霸图,是会留在那边还是等比赛完了再回兴欣?”

“嗯?”叶修诧异地看着孙翔思索片刻道,“应该是回兴欣,毕竟霸图那边还没人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啊。”

“去了不就知道了吗?”孙翔耸耸肩,转身回了自己宿舍准备去霸图的东西。

……

一行人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站在战队门口等着接送的车子,叶修有些无聊地摆弄着自己头顶的帽子。车子还没来,叶修伸手到裤兜里摸了个空后知后觉地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在轮回这么久都没抽过烟?

叶修一脸震惊地发现自己的烟瘾似乎没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叶修有些难过,染上抽烟的习惯是在苏沐秋离开后独自熬夜刷装备副本养成的,为了提神所以烟一包接着一包的抽,到了后面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无法戒掉了。而现在居然这么久没抽烟都没发现。叶修神情有些恍惚。

一旁的周泽楷发现走神的叶修脸上带着一丝惊讶和不知所措有些担心地叫了一声对方,得到的是一个安心的眼神。周泽楷抿了抿唇没有再说什么。既然叶修说放心,那就不要做出太过担心的样子吧。

不多时,接送的车来了,白色的车身在强烈的阳光下有些反光,叶修看向车的双眼不由自主地眯了起来。一阵风吹过,本就歪歪斜斜地扣在叶修头顶的帽子被吹动了些许,黑色的发丝间一缕白色若隐若现。

“前辈,你的帽子。”杜明不经意地瞥向叶修,视力还算不错的他眼尖地发现了漏在外面的头发里藏着的白色,刚打算移开的视线在白色上顿了顿,又若无其事地绕过孙翔走到叶修面前抬手将后者的帽子戴正。“下次戴稳一点。”

“????”叶修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倒是身旁的孙翔有些不爽,脸色有些发黑地哼了一声:“杜明你干什么啊?”

“没什么啊。”杜明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笑嘻嘻地看着叶修一本正经道,“我在讨好前辈啊,让他下次在唐柔面前多说点我的好话。走走走,车要走了,赶紧上车。”

“……”孙翔被这个理由噎了一下,刚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只好一脸嫌弃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嗤。

周泽楷眨眨眼没吭声,只是有点低落。杜明发现的他刚刚也看到了,只是还在纠结就被杜明抢了先。枪王先生暗搓搓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了杜明一笔才拖着行李箱慢吞吞上了车。

一干人都安静地坐在车上闭目养神,只有叶修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屁股上那小小的一坨硌的有些难受。负责开车的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最后一排的叶修神情有些复杂。今天叶神有些不对劲,上了车不取帽子就算了,怎么每十分钟都得动一下?明明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啊。难道是……不知道想到什么的司机又借着后视镜看了一眼叶修,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像是带着一丝同情又带着一丝心疼。唉,果然职业选手们也是普通人啊,坐久了和大家一样。希望叶神早点好起来吧。不过叶神怎么看起来越来越可爱还越来越像小孩子了?是我想太多了吧?司机小幅度地晃晃头不在留意叶修,专心致志地开车。

车子一路向着车站开去,叶修调整好姿势,单手拖着下巴望着窗外飞速后退的建筑有些失神。活了三十年,什么没遇上过?被战队驱逐,被后辈讽刺甚至是鄙视,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茫然过。

为什么就是我呢?叶修在心底问自己,重新年轻起来他还是有些高兴的,毕竟玩儿荣耀的时间又长了很多,一向随遇而安的他表示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发现自己随着每一次鼠化年龄都会后退后,他也有些惊慌失措了。尤其是这次鼠化后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和精神上都对烟没了那么大的瘾以后。吸烟是十八岁以后的事,由此可以推断他现在至少实在十八岁的时间段。那么下次呢?下次他会不会再次鼠化,鼠化恢复后会不会又逆生长?

叶修不敢想也不想想下去了,代价太大,他不想去猜测了。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思及至此,叶修难得有些颓然地靠在车座上,连尾巴上的不适应也没在意了。

————tbc——————

猜猜司机叔叔想到了什么

猜对给你一个五三的么么哒

这是置顶

想关注我的小可爱们看一下

五年BE三年HE 可以叫五三

脾气不好 容易炸的存在

佛系更新 十天半个月不更是常事 

不要动不动日lof  写的东西啥水平我心里有逼数

绝对的自娱自乐

人很双标

非亲友就不要和我瞎扯  不熟

没了

以后想到什么再补充

PS:链接挂了,我自己会看着补。
除了h